阿里新设万亿目标 直播破局将成关键

  阿里新设万亿目标 直播破局将成关键

  阿里新设万亿目标 直播破局将成关键

  时代周报记者 曾宪天 发自广州

  在阿里新增万亿元GMV的目标中,直播电商有着越来越大的比重和价值。

  5月22日,阿里巴巴2020财年全年及第四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12个月里,阿里消费型商业业务GMV达人民币7.053万亿元,完成了5年前设立的1万亿美元目标。

  “在2021财年,阿里巴巴至少再创造人民币1万亿元的商品交易额(GMV)新增量。”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上,阿里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也设立了新财年的GMV目标。

  除阿里长期强调的新零售、跨境电商、物流网络等生态体系能力外,直播电商也被视为完成这一阶段性目标的重要推力。

  “在寻找新增流量上,电商平台普遍遇到瓶颈。”5月24日,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在一二线城市流量红利挖掘殆尽、下沉市场开拓难度大的背景下,直播电商的战略意义愈发突出。

  5月24日,互联网观察人士丁道师也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此前与多位行业人士进行了探讨和预估,综合阿里直播电商在去年“双11”的亮眼表现,以及今年以来加大投入力度等因素,预计新的财年阿里直播电商带来的GMV,将达到4000亿―5000亿元的规模。

  今年3月,淘宝直播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淘宝直播用户数量达到4亿,全年GMV突破2000亿元,连续3年增速超150%。

  5月24日,艾媒咨询CEO张毅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阿里对直播电商领域的不断重视与投入,今年大概率可保持或突破150%的增速规模。

  强化战略布局

  在阿里内部,直播电商也在不断被重视和强化。此前有媒体报道称,淘宝内容电商事业部总经理玄德曾表示,今年1月份,淘宝内部两年战略会议中,“把淘宝直播做起来”被列为2020年较为重要的一个战略目标。

  阿里财报中也有所体现。

  早在2016年就已上线的淘宝直播以及阿里在直播电商方面的发展情况,在其近年来的多次财报宣传中均处于边缘地位,甚至鲜少提及。

  在最新发布的2020财年年报中,阿里集团对直播电商的态度有了较大的转变。

  阿里财报指出,截至2020年3月31日三个月内,淘宝直播上使用直播的日活跃商家数同比增长88%。截至2020年3月,淘宝直播带来的GMV同比增长超100%。阿里也强调称,直播电商已成为阿里在中国零售市场中增长最快的销售模式之一。

  这得益于阿里近几年来在直播电商生态中的深化布局与积累。例如淘宝直播的“双百计划” “启明星计划”“网紫计划”等,大量引入李湘、王祖蓝、李佳琦等外部明星、网红进入直播电商体系,直接将场外流量转入淘宝直播。

  同时,阿里也在加强素人主播群体的培训,并扩大直播电商对下沉市场的覆盖。

  例如2019年8月,淘宝发布“淘宝神人”计划,募集1000名各行业中的“状元”创作者,通过开设“淘宝神人学院”提供电商培训并对接1万家商家资源。阿里巴巴合伙人、集团市场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也数次为该计划站台。

  在下沉市场方面,2019年,阿里启动的“淘宝村播”计划,为开展“村播”的店铺提供直播培训、县域运营团队建设等方面的资源扶持。

  今年3月,该计划进入2.0阶段,阿里强化了与各地商务、农业部门的合作,来加大其直播电商在下沉市场的深度布局。

  在张毅看来,阿里押注直播电商也是出于突破流量瓶颈的战略考量。他表示高德、UC、新浪微博等能带来流量的优质标的已所剩无几,阿里难以再通过收购或投资入股的方式高效引入流量,直播电商则成为了阿里必须抓住的流量渠道。

  “阿里越来越重视直播电商,但其解决方案和发展体系也确实仍处于探索期。”5月24日,互联网分析师于斌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直播流量过于两极分化导致的生态失衡,是阿里当下需要解决和调整的关键问题。

  关注直播生态

  5月24日,广东某烘焙品牌电商负责人唐永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其公司2018年启动商家自播,经过两年多的积累,目前一些烘焙商品的直播销量已进入相应细分品类的TOP3。

  但唐永平也坦言,直播销量增长更多是源于品牌此前多年线下积累的口碑,以及“过硬”的产品品质和服务,而非来自淘宝直播层面的帮扶。

  “即便在细分品类做得好,放到宏观领域中也是‘微不足道’的。”唐永平表示,淘宝直播的资源扶持往往会集中在头部品牌商家、主播、高客单价爆款、销量在细分品类十分突出的商品等方面,而中小商家或表现并不突出的商品品类,对平台帮扶的感知度并不高。

  “直播电商发展受益的并非只有阿里一家,很多巨头都在争夺市场蛋糕。”于斌表示,现在阿里面临着腾讯、快手、抖音、京东拼多多等众多对手的追赶和紧逼。

  例如,此前业内传出抖音电商将2020年GMV目标定位2000亿元的消息一出,随后快手电商则快速将去年底设立的1000亿元年度GMV目标调高至2500亿元。这意味着两家平台都在加速冲击淘宝直播在2019年的GMV成绩。

  除此之外,百度CEO李彦宏、搜狐创始人张朝阳也纷纷开展直播带货,为旗下直播平台站台。在这背后,美团点评,B站、知乎、探探等平台也纷纷跨界入局,加入了直播电商行列之中。

  5月24日,电商行业分析师、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称,阿里需要调整直播“中心化”的生态,调动更多腰尾部主播和商家的力量,深化在品牌商、工厂产业带体系的布局,进一步发挥阿里在直播商品供应链上的独特优势。

  从诸多实际举措来看,阿里也正多维度作出布局调整。产业带方面,此前业界流传的1000亿产地GMV,孵化10万名千万营收级别的工厂主播,新覆盖超30万家工厂,全国建立超100个直播产地运营中心等2021财年规划目标,得到了阿里公关部门的证实。

  而在主播、商家的生态方面,阿里此前对外界释放的信息显示“直播店铺化”将成未来发展重点,商家自播、产业带自播将成为阿里大力扶持的方向。

  5月21日,阿里本地生活大学正式“开学”,首推直播导购师等新岗位的系统培训及认证,2020年计划培训认证10万名直播主播,服务10万家本地生活商家开设直播间。

  淘宝直播近期也公布了6?18新玩法,货品池(商品、品牌等)将被分为三大梯队,分别对应不同梯队的主播群体。新推出的种种发展策略,均被外界视为阿里有意平衡直播生态的典型举措。

  原标题:辽宁“某中学校长”钓鱼执法收学生手机?培训机构:我们拍的

  原标题:辽宁“某中学校长”钓鱼执法收学生手机?培训机构:我们拍的

  原标题:辽宁“某中学校长”钓鱼执法收学生手机?培训机构:我们拍的

  校长套路深?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辽宁省某中学校长在教室里“钓鱼执法”,没收学生的手机。相关视频在网络上热传。

  有评论称,套路毁了信任,但对学生就得这样。也有人质疑该视频系摆拍,是为营销、炒作。

  澎湃新闻核实发现,前述视频并非发生在中学校园里。

  对此,5月26日,有自媒体微信公众号“灰鸽叔叔”发布文章称,前述视频并非发生在辽宁省某中学,而是一个教育培训机构拍摄的网络视频。

  26日,涉事培训机构所属的辽宁盘锦鸿文教育集团客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前述“老师套路学生收手机”视频是该机构拍摄的,视频中的校长是该集团的领导。该机构的培训是针对高考冲刺的学生。

  视频是真实发生在培训学校老师和学生之间的事情,还是拍摄的段子,该工作人员称不清楚。

  视频中,教室里一位老师捧来蛋糕,给另一位老师过生日,并让学生先拍照。其他老师借机没收正在拍照学生的手机。视频结尾是,“走,下一个班级!”

  25日,有相关抖音号发布回应称,“摊牌了,我就是全网都在找的没收手机校长。” “我给老师庆祝生日,顺便没收三为同学手机的事情,火了。”该抖音账号还发布了多段花样检查学生是否在玩手机的视频。

  天眼查信息显示,盘锦鸿文教育培训学校位于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兴海街道,登记时间为2014年4月13日,企业法人为李文龙,注册资本为10万元。

  红星新闻25日刊发评论称,想出影视作品中才有的招数,在学生们满心欢喜给老师庆祝生日的温馨时刻“下套”,学生们也确实“中招”了。可是,在后悔套路之后,学生对学校和老师还会有信任可言吗?师生间的信任关系,构建不易,更应细心呵护。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蒋晓桐

  原标题:跑腿领域再添玩家,哈啰出行试水“哈啰快送” 

  原标题:跑腿领域再添玩家,哈啰出行试水“哈啰快送” 

  原标题:跑腿领域再添玩家,哈啰出行试水“哈啰快送” 

  新京报讯(记者 陈维城)跑腿行业再添玩家。5月26日,有媒体报道,哈啰的物流业务“哈啰快送”已上线测试。随后,哈啰出行方面回应新京报记者表示,哈啰快送,是哈啰出行普惠用车事业部目前正在探索的“跑腿”项目,主打小件物品递送,还未正式上线,目前在东莞、佛山测试运营中。

  疫情期间,各平台跑腿业务增速明显,不少新玩家涌入。3月,滴滴宣布,在上海、深圳、重庆等21个城市上线跑腿服务,用户可以召唤跑腿员代买自己所需的商品并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同城取送件功能也将开通。

  当时,滴滴方面介绍,首批滴滴跑腿员由滴滴代驾司机担任,代驾司机日常骑行电动车接单,符合条件的代驾司机经过培训之后可以尽快提供跑腿服务,目前报名的代驾司机已逾一万名。未来将扩大跑腿服务的城市范围,并面向网约车司机以及社会招募跑腿员。

  企查查数据显示,滴滴成立多家物流子公司,包括天津快桔安运货运有限公司、北京快桔安运科技有限公司。两公司法定代表人为滴滴代驾事业部总经理赵辉,注册资本各1亿元,滴滴出行CEO程维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49.19%。

  面对滴滴等新玩家也入局跑腿业务,5月19日,美团配送总经理魏巍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最近美团跑腿业务取得非常大的进展,滴滴和美团都是比较喜欢尝试新事物的公司,还有人愿意进来,说明行业还是有价值。

  事实上,跑腿服务领域的玩家也众多,有美团跑腿、蜂鸟跑腿、UU跑腿、达达、闪送等品牌,后面有美团、阿里、京东等互联网企业等身影。此外,一些快递企业也推出同城送服务。

  此前极光大数据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7月,跑腿服务整体渗透率为0.47%,用户规模为513万,同比增长约1倍。跑腿行业app用户主要集中于沿海或中部经济较发达地区,一线和新一线城市用户占比超六成,远高于全国网民平均水平。

  新京报记者 陈维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赵慧芳

(原标题:美国加州州立监狱暴发新冠肺炎疫情 致9名服刑人员死亡)

(原标题:美国加州州立监狱暴发新冠肺炎疫情 致9名服刑人员死亡)

(原标题:美国加州州立监狱暴发新冠肺炎疫情 致9名服刑人员死亡)

据加利福尼亚州惩教局5月26日的统计数据显示,查卡瓦拉山谷加州州立监狱于5月13日发现三名服刑人员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后,又有107人被感染,这使查卡瓦拉山谷州立监狱成为州立监狱系统中最近两周内被感染人数最多的监狱。而在5月13日前,在查卡瓦拉山谷加州州立监狱监禁的2306名男性服刑人员中,没发生任何新冠病毒感染事件发生。

△查卡瓦拉山谷加州州立监狱(资料图)

同时,位于加州圣贝帕迪诺县的奇诺男子监狱也遭受了更为严重的新冠病毒感染事件,该监狱中的630多名服刑人员的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并造成9人死亡。据加州惩教局报道称,奇诺男子监狱是该州州立监狱系统内唯一发生新冠病毒死亡病例的监狱。

本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作者:许弢 许骁责任编辑:王晖_NA4084

  原标题 股指优化调整是全球主要市场常见现象

  原标题 股指优化调整是全球主要市场常见现象

  原标题 股指优化调整是全球主要市场常见现象

  □本报记者 昝秀丽  

  我国股市的代表性指数是上证综指,国际证券市场的代表性指数基本是成份指数,上述差异备受投资者关注。对此,全国政协委员、申万宏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日前在接受中国证券报记者专访时认为,综合指数在亚太地区仍有很大影响力,股市指数优化调整是全球主要市场的常见现象,我国股市可从境外代表性指数编制方法的优化调整中借鉴经验。

  杨成长说,指数优化是基础性制度建设重要组成部分,以更好地表征市场变化和服务投资者。

  欧美股市代表性指数多为成份指数

  中国证券报:为什么我国股市的代表性指数是上证综指,而国际证券市场的代表性指数基本是成份指数?

  杨成长:欧美股市代表性指数多为成份指数,主要有以下三个原因。一是股市起步早,手工计算方式使发达国家早期股指均为成份指数。这些成份指数长期承担全市场的表征功能,投资者有路径依赖。综合指数是在计算机技术充分应用后出现的。例如,美国纳斯达克市场是世界上第一个电子化证券市场,纳斯达克综指随之诞生,成为美国股市三大代表性指数之一。二是投资功能提升成份指数影响力。成份指数具有样本数量有限、流动性好、可复制性强、业绩稳定等特点,成为指数基金等投资产品主要参照系。三是交易功能凸显成份指数市场地位。随着衍生品市场不断发展,成份股指成为股指期权期货、ETF期权期货等衍生品重要标的。

  从亚太地区新兴市场看,由于股票市场起步时计算机技术已广泛应用,在起步阶段就已编制综合指数。目前,综合指数在亚太地区仍有很大影响力,如韩国的综合指数等。上证综指作为境内股市的首只股指,媒体和投资者早已习惯以其作为境内股市的表征,其代表性地位是历史与市场自然选择的客观结果。

  指数优化是常见现象

  中国证券报:近期,日本拟对东证综指(TOPIX)编制方法进行优化,那么,境外代表性指数在调整上有哪些经验?

  杨成长:指数优化在全球主要市场中是常见的现象。近年来,标普500、东证综指等国际代表性指数均立足于所在国家或地区资本市场实际,对指数编制方法进行合理调整,以提高指数表征功能和可投资性。标普500指数对加权方式和新股计入时间均做过调整。标普500指数逐步由总股本加权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还对新股计入时间进行延长。东证综指等由总股本加权分步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今年3月,东证综指拟从调整指数选样方法、优化自由流通股本界定方法和加强指数治理等三个方面进行优化。

  从境外代表性指数编制方法优化调整看,可供借鉴的经验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不少综合指数并不包括全部股票,通常剔除市值小、流动性差的股票。二是新股计入时点差别较大,大多在股价充分博弈之后计入。三是2003年以来,境外代表性指数出现由总股本加权改为自由流通股本加权的趋势。四是对编制方法调整比较谨慎。比如,日本近期拟对东证综指编制方法进行优化,计划2022年3月底前确定方案,分阶段逐步采取新的编制方法。此外,指数调整也有教训。2003年,纽交所综合指数编制方法由于变动过大,投资者普遍不认可,市场影响力明显下降。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王涵